群风收集者。

那么现在做个深呼吸,用猛烈的孤独,开始你伟大的历险。

名字就叫…宽。

从前有一个地方,那儿的人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都是宽头发以外。


宽宽的头发有多宽呢?也就是,也就是轻轻弯曲你的拇指和食指,轻松地围成缺一条边的矩形那样的宽度。他们的头发厚的和海带差不多。不过...因为只需要覆盖头皮就好,他们的头发数量并不多。那里很少打仗,是一个友好的国家又一个友好的国家为邻的地方。即使如此,我也想提一提,如果弓箭没能从宽宽头发缝隙中进入脑袋,那么这就是一次无用的攻击。



这是前提,接下来,是开始。



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有一天,人们惊奇地发现他们当中的一些头发开始变细了。由于本身的数量不多,光滑的头皮逐渐从宽宽窄窄的发丝下显露出来。真是可怕啊!那些人将失去远方旅行者所赞叹惊讶的特征,和祖先流传下来的战争故事中有些神奇的保护,其中的女性,也无法使用她们的头饰了。



他们认为这是一种疾病。



人们,病人们都惊讶着哭泣着,因为悲伤和怜悯,哀愁和自怜。同时,病人们开始变多了,是因为大家都抱团簇拥在一起吧?总之,医生们束手无策,毕竟这个疾病毫无来由和预兆,况且这个变化似乎除了外貌,也没有让病人们的生命受到任何威胁和改变。没有碎裂的瓶子,只是花纹被改变的话,也可以摆在桌子上继续存在下去吧。


与民众同样惊讶,也担心着什么的国王在疾病发生不久后做出了艰难的决定,他将病人们送往精心建造的住处,家属们也可以随时探望。他觉得这是一个有效而且柔和的办法。


病人们即使哀愁,生活也总是往下一秒走。他们有的戴上帽子的,有的把房间里的镜子拿走,有的被埋葬。家属们有的也成为了他们的一员。国王善解人意地宣布减少人们与他们的来往,以免阻碍病人们接受这无可逆转的改变,然后活下去。于是,人们在报纸的条条框框和画像中了解他们的生活。



正是画像带来了又一次转机。



画师被报社雇用。虽然他眼见自己的创作天地正和他的头发一样面积变小,他还是勤奋地为人们作画。也是他,意识到另一种不同的美,引起了大大的改变。
病人们轮流参加画像绘制。其中有一位少女,此前由于红棕色的头发,被人叫绰号为"柔软砖块儿"。生病后头发变细,甚至更难得地开始卷曲,眼角微微上扬的墨绿双瞳中露出无比忧伤的眼神,她不愿再照镜子,却还是半被迫地参加着。


不过,头皮裸露的问题还是逐渐解决了。因为细头发是可以长长的,即使无法恢复往日的模样。原本可以将手掌放上去的头发,现在能让手指从其中穿流而过。有的人安慰自己至少不用顶着稀疏头发朝天,有的人也发现只要很久很久不洗头,就可以达到以前的面积。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生活又一次变化了,变得可以延续下去。



与此同时,住处外的人们也收获了惊喜。



国家报纸上的一隅绽放了颠覆审美却让人感觉美好的铅笔画。画师笔下卷曲如微波浪的发丝满满地长长地细细地铺在少女肩头,从中间分梳的头发有花环稍作固定。原本藤蔓担当的任务,柔软细腻的草茎也可以做到了。她的微微上扬的眼睛注视着前方,好似看着注视着她的人,画师赋予这个画像好心情。那么这样如同上好衣料加之美丽花纹的女孩,也真是让人目不转睛了啊。
人人都热爱美好呀!他们簇拥着前去皇宫,一路上没有受到阻挠,他们请求国王,去打扰那个宁静祥和的病人住处。



国王同意了。
并一同前去。



结果不言而喻。住处变成舒适的居住区,人们和病人们互相来往,这种接触没有让病人们受到打击,反而让活下去变得更快乐更容易了。


人们的眼睛容下了另一种美,宽宽头发里开始生长出柔和的细丝。
有些奇妙吧。

















————是第一次发和写。
是在洗澡的时候,考虑自己的发量与洗发水消耗量的时候想到的,本来只想写一点点,然后就超乎意料了,本来只想存着,然后就忍不住了。排版和lof技能摸索中。
如果有人觉得有意思就好了。
……🌟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