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风收集者。

那么现在做个深呼吸,用猛烈的孤独,开始你伟大的历险。

片段01

她好不容易得到了钥匙,逐渐适应黑暗的眼睛终于明白为什么传说中的金属钥匙有过于庞大的体型——它被厚厚地冰冻着,离上一次融化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这是钥匙自己做成的防御吗?她这样想着,而直面着连绵不断丝丝缕缕渗入皮肤的寒意,让她觉得自己身体的温度去融化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真是令人苦恼啊,旅程越接近尾声越容易让人因为历尽坎坷而更容易掉到疲劳和毅力缺失的山谷底里去,即使目的地的太阳已经在心里愈发闪耀起来。而那些顿然而起竭尽全力豁出性命都要达到终点的行为,则需要狠狠的瞬间的拖拽或鼓舞,才能从山谷里激发出来吧。而独坐在黑暗中用身体融化能打开那扇门的钥匙,既漫长,又迟钝。让人怀疑起…毕竟写者我,也不喜欢这样的方式呢…


总之,正当她有些胆怯地决定要去尝试时,那双明亮的眼睛瞥见了蒙上厚厚灰尘,离上一次被点燃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的石台。被点燃?她自己都被自己突然生出的想法惊到,这么看来,之前只觉得是被取走雕像的石台,也有可能有诞生火焰的功能。
可是她没有火柴,也没有打火石呀,那些东西全部都在路上弄丢了。除非她有喷火龙的血统,不然只会更加不舒服地去孵冰块。
她的心陡然落入了谷底的谷底,也暗自意识到这转瞬而来的想法会让事情变到最糟糕,要么就是最美妙。


她郁闷地踢踢踏踏脚,在望不见可能性的和必败无疑的选择里徘徊。而由于落入了这样的情境,喷火龙先生似乎用另一种方法帮到了她。
是的,她的脚触碰到了某个开关。
石台上窜燃起
向天花板伸出舌的
龙焰。


自然令她欣喜若狂,曾拥抱着冰块而湿漉漉冰呼呼的衣袖与身体渐渐被烤暖了,心脏也好似感受到了温度,从沉沉转入砰砰直跳的状态中。她举起冰块钥匙,仿若英勇投掷手榴弹的战士,将它扔了进去,它将会褪去冷漠的防御,变成暖呼呼的希望吧!
几乎没有想象中轰隆——之类的声音,而是细微的水蒸气蒸发的呼呼声。那庞大家伙终于脱去没必要的身体啦,她无比无比,无比兴奋地想着,那个狠狠而瞬然的时刻应该已经到来了吧,请它务必到来吧。她又踢踢踏踏起脚来,以便寻找开关,开关开关,管开也管关嘛,那动作好像在跳舞,围绕着石台跳着磕磕碰碰的舞。


不出所料,在某个机关声之后,
喷火龙先生的帮助停下了。
石台里黑乎乎的,
没有金属的光辉。










——————
玩游戏时突然产生的脑洞。因为定向思维,觉得融化掉钥匙之后就立刻会出现在自己的背包里或正大光明地杵在台子上,结果不是…还要费一次点击去捡[好蠢,好懒]
总之,原来的关卡是小偷、水晶与插图间的穿梭噢。
会有后续和修缮的。
会有人觉得还算ok吗?不过我开心就好吧…即使很想要些许回应,而不只是浏览…
🌟………………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