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风收集者。

那么现在做个深呼吸,用猛烈的孤独,开始你伟大的历险。

片段1.5




起初她觉得是这片黑暗埋没了钥匙,这片黑暗坏心眼地藏起了钥匙。她叹口气只觉麻烦,在伸手见五指的地方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上面的污垢似乎与几百年没有动过的灰尘…果然还是有差别的吧!况且那种触感和未减的余热,对双手实际上十分敏感的她来说值得哆嗦一下。呼,呼,如此糟糕的选择!而且这个可以被点燃的话,另一个推论起来也可以的吧?那么给我一个好结果吧,让我的运气在我这里一下下吧。


她小小的祈求了一下,又小小的佩服了一下自己的脑子转得够快,于是石门前又响起了踢踢踏踏的声音,于是冥冥中喷火龙先生又费心费力帮了一次忙。辛苦他了?可惜也只是让另一个石台亮起来了而已,并没有故事里照亮钥匙的作用。而且他从没有来过这里呀。


总之,金属的光辉消逝在灰尘中。
即使她的眼底里还留着它沐浴着火光,散发希望热量的模样。


因为这的确是一个,又不是一个冒险故事,可能永远是个结尾片段也说不定。


怎么会?它为什么不见了?为什么又不见了?我并没有追寻不好的事物,为什么不能友善一点呢?
她的心被多日来隐在坚定下的悲伤与孤独抓住了。看吧,这趟旅程开始于让旁人难以理解的目标,最终也会终结于不知去向的倒数第二步。思绪纠杂在一起,以前的事情和经历也参与进来,还有那些接近尾声而会生出的一些急切。脑袋里涌现出许多话语描述着,眼角里生出些许泪水蓄积在眼眶中。啊…即使迫不得已的最终办法已经在脑子里了,不过还是将悲观念头好好散发一下才能再实施。
可惜她知道这种地方没人会来安慰她,过不多久就又将想法们吞咽下去了,而且自己能这样恢复还是很厉害吧?加油,继续加油吧。


她屈膝趴在石台上,不时闭气,左手在当中摸索着,她愈发厌恶起凹槽来,触及小心翼翼指尖的是意外诡异的温热,比烫还会让人疑惑刚才是什么火焰。旁边的灰尘散发着余热,让人觉得很恶心。她努力专注于与石头和灰尘质感不同的东西。
五指悉数摸过光滑表面与狭窄缝隙,来来回回,足有三遍。左臂好累呀,她也好累呀,累到用袖子擦擦脸,又擦擦眼睛。


可是当她都快把石台内部摸了个遍又看了个遍,眼睛和手都快磨掉石头一层,火光映照下的灰色中也没有闪亮之物。怎么回事呀?掉到别的地方去了吗?可是这样狭小的空间,又没有别的物体,好讨厌,好讨…呃啊!

之前为了尽可能够到底部触摸有无机关,她的脚掂在石台边缘。好讨厌好讨厌企图退却之时,那个踢踢踏踏才能碰到的开关却在这个时候找到脚下来了。
呜哇!
真是好险哪!都可以记得火从底部窜上来的模糊影像了啊!手指,手指好像没来得及…

但是手指一点事无有,五个伙伴在火光旁告诉主人它们的相安无事和感受到的温热。
太好了,太好了…看来运气已经偷偷地跑到我身前了。捏着手指挨个回复似的,她重又抬起头,或许,是运气让她打开石台吧,那么会有什么结果呢…


……
钥匙,出现在火里。
不知道是值得开心还是惊异的事。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为什么熄灭之后就没有了。
她睁大的眼睛里若你仔细看,是喷发而出的万千问号。


难道,钥匙只能出现在火中吗?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