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风收集者。

那么现在做个深呼吸,用猛烈的孤独,开始你伟大的历险。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五十七分。

我素来不喜欢骑过那个路口。
旁路皆有行道树栽培在两侧,繁茂也好,稀疏也罢,多少有些树影。而一到它那里,便因为正值修建地铁,一树无有,路上不少灰白尘土散落又被过往车辆吹起。只要还在白天就是毫无阻拦的阳光如芒在背,搞得那本就因为骑行而有些疲累的身子还需忍受高温;就是毫无遮挡的耀眼光芒与灰尘齐心协力,搞得只能低垂眉眼,求灯快快转绿,好让自己离开。
但是又怎么能如此被动呢?我回忆着此前在那十字路口受过的刑,最近一次还是一个钟头前,自己为了吃吃不同人家的咖哩饭而来。每次都好像逃来逃去,印象差得不得了。
所以呀,这次不管怎么样,要用太阳眼镜保护一下。反击倒是谈不上,这有什么好反击的。自行车坐垫被太阳晒得呼呼烫,刚从包里拿的钥匙好像都开始升温,透过眼镜而暗了许多的一切,稍许有点不真实。
踏动踏板驱使着自行车向前。不近视而对那鼻梁上的重量,被眼镜所局限的视野尤为敏感,不习惯倒是谈不上。和风从缝隙里拂过。工作日的午后车子不多,我得以看看路,抬头望望天空,再看看路,也不会有大碍。
也正是那时,层云不辜负我所望,今日也尤其美好。
一块又一朵,一团又一抹,仿若油画,却又因为油画不过是在努力重现它,故而是让人舒心快乐更胜的。而不仅如此,那路口附近唯一一片没有被修建波及的河塘与塘旁的草木与草地上的电塔,与那蓝天白云相互照应,电塔与它拉出的纵向电线好似画上的规则几何图案,嵌在了蔚蓝为底,纯白与阴影为图案的图像里,映在眼睛里,放在心情顿然开朗的胸膛里。
这一切都是亮堂堂的,但又不耀眼,大抵是太阳眼镜最实用的魔法。我左顾右盼又不忘看路,骑到旁路时依旧没有摘下眼镜,是局限却又开阔广袤的天空让我舍不得拿下。而此时它又给我送上一份礼物。
缀着细碎黄色的绿叶团掩不住它们之上绵延无尽的天空,风不大故而缓缓飘过的云里,礼物由一抹高高明亮的白色与其下一块沉实的灰却不暗之色组成,过渡因角度而被遮挡,但丝毫不会觉得别扭,大小比不过旁边那一大朵厚实的云,却又谈不上小巧,让人联想起一口一口吃完的小蛋糕,忽忽悠悠地飘远失了原本有趣样貌。不过并不可惜,有时限的礼物才更显其珍贵。
我撇着嘴边骑车边从那礼物里尝出暑假临近结束的最后闲暇。十字路口的讨厌不仅仅是那糟糕的环境,那里造好的地铁站之一,是自己去上课的起点,而今天,只是为了吃咖哩饭而已。每每归程也不得痛快,彻底没了补课却也会被临近结束与无所事事而搞得恍恍惚惚。
所幸,高中有很多事情要做吧……

如何形容灵光的想法乍现,思来想去只有独感叹号成行才能做到。谈到高中便会想到起点一般的军训。那时按着规矩盘着腿坐下,脚踝承重又扭着不甚利索,边算着时间离熄灯还有几个小时、够不够洗澡,边听着冗长当日小结的时间里,除了同学的后背衣服和黯在夜色里的讲话人与草堆、自行车棚,只有头顶的天空好看。
纯净的深蓝点上稀疏的很显眼的星点,与代表着飞机的移动光点感觉全然不同。若大的深空里由于旁侧光污染与灯光而只能看见那几枚,夏季大三角所勾画出的规整图形却依旧给人带来能够窥视宇宙的感觉。
未完的夏天里,看似平滑均匀几乎毫无他物的夜空之下,我所看见的冰山一角。
将末的暑期里,透过镜片明而不耀的天空之下,我所看见的浩荡行进。
孕育了这繁星与层云的天空,何其美妙呀。

评论